网站标志
商品搜索
新闻检索
《茶叶秘密》:茶的秘密与你我的秘密(图文)
作者:如意芳心茶业-www.ruyitea.com    发布于:2013-07-15 02:55:0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   重林笔名锥子。这个自号“锥子”的人,有点胖、有点乱,与我先是有一面之交,后来得知是学弟,一起喝过茶、吃过饭、开过会,再后来读到了他的一些文字、和他有了一些文字交往,再后来,我们成了同事,常常在一起喝茶、写作、抽烟、吃饭、读书、调查。

《茶叶秘密》(周重林/著)

    印象中,这个厚嘴唇、乱头发的人(现在头发剪短了),常常为一个好词、好句、好想法而激动,然后就哗啦啦说一大通话,信息量很大,可惜口音重,听着有点费力。

    但读他自己的文字却让我感觉舒服,自叹不如,虽然我未必认同其中的思想,偶尔还会发现欠妥当之处。此外,我奉行开卷有益的古训,偶尔也自诩读书不少,但他读书好像更多更杂更乱,好像什么都涉猎过一点,虽然不能都算精,却常常有奇怪的洞察力,也能立刻发现别人的闪亮之处,然后就激动,然后就哗啦啦说一大通话,引出很多有意思的想法。

    这么能够吸收,明明就是一块海绵嘛,干什么要自号“锥子”呢?

    我问他,他嘿嘿嘿嘿地笑,说:那是上学时取的名字。又说:重林这个名字,也是自己取的,因为上学后嫌父亲取的名字不好听,太土了,后来就自己改了。

    我没有再问为什么。只是读这本书时注意到一个细节:陆羽也是自己取名,正如重林所说,“按照道家的意思,羽化本身就是得道的象征”,那么,重林自己改名如此,是否也有特别的寄寓?我因此想,明明是一块海绵却自号锥子,那就是希望自己绵里藏针了,这本《茶叶秘密》,应该就是博采众长之后的脱颖而出之作了吧?

    茶原本只是一种草木,草木是没有什么文化属性的,所谓茶的文化、茶的精神、茶的秘密,必定是种茶、制茶、卖茶、喝茶、论茶的人所赋予的东西,陆羽《茶经》开篇即说“茶者,南方之嘉木也”,但草木本身有何嘉与不嘉可言?不过是人的主观评判罢了。按此,所谓茶的秘密,其实是种种茶人及其赋予茶的文化。

    可是,朝代更迭、世风日变,茶人在变,茶叶和喝茶的方式也在变,于是,研究种种茶人及其赋予茶的文化,其实就是在研究我们关于茶的观念的历史、研究茶文化传播的历史,例如,茶叶和鸦片之关系的历史,一段让今天的中国人仍然感到屈辱的历史。

    再进一步,面对同样的材料,重林看到的茶的秘密是这个样子的,别人看到的茶的秘密可能又有不同,这时候,我们会发现,这本书里所谓的“茶的秘密”,又何尝不是重林的秘密?

    重林几次约我重新来做我们自己的“茶学”,既区别于农学研究那样的茶学,又区别于日本人的茶道,但我觉得这里好像有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站在哲学深处看着我冷笑,因此唯唯,不敢答应。

    这个问题大致如此:陆羽的茶学思想往往得之于道家,这是本书的发现之一;可是,道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庄子却模仿树的口吻说“夫柤梨橘柚果蓏之属,实熟则剥,剥则辱;大枝折,小枝泄。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,故不终其天年而中道夭,自掊击于世俗者也。物莫不若是。且予求无所可用久矣,几死,乃今得之,为予大用。使予也而有用,且得有此大邪”,“山木自寇也,膏火自煎也。桂可食,故伐之;漆可用,故割之。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无用之用也”(《庄子·人间世》)。依照庄子的思考方式,茶树因为于人有用而被人如此这般地折腾,反倒是那些对人无用的树木才避免被人培植、芟锄、变形、采摘、砍伐、焚烧,人们甚至可能不知道有这么一种树,而它也就因此得以自然生长于天地之间,那么,如果茶像人一样有知、有情、有意,真有自己的精神,它又会作如何感想呢?

    这个问题太不中国。中国化的做法是王敫《茶酒论》、苏轼《叶嘉传》那样的处理方式,干脆就把茶比作人、比作神仙,在历史之中有血有肉地直抒胸臆。重林和我多次讨论过这些佳篇名作,我们都很奇怪没有人注意其中隐含的深刻问题。为什么?

    看来,要把茶说清楚,似乎不是很难(当然,说清楚茶文化的源头则很难,至少目前我们还几乎一无所知),前人已经有大量的著述可以借鉴。然而,思想层面和精神层面的东西,就不那么好办了。

    顾恺之推重嵇康《兄秀才公穆入军赠诗》的诗句“目送归鸿,手挥五弦。俯仰自得,游心太玄”,为其着迷,但感叹“画手挥五弦易,目送归鸿难”(《世说新语·巧艺》)。顾恺之以绘画闻名(谢安甚至推许到“顾长康画,有苍生来所无”的地步),却仍然发此感叹,原因在于鸿则鸿矣,是否归鸿及其归之情致则很难通过绘画传达清楚,更遑论其言外之意?钱钟书说,“诗中有画而又非画所能表达”,“‘目送归鸿’不比‘目睹飞鸿’,不是一瞥即逝的情景,而是持续进行的活动。‘送’和‘归’表示鸟向它的目的地飞着、飞着,逐渐愈逼愈近,人追随它的行程望着、望着,逐渐愈眺愈远”(《读拉奥孔》),“目送归鸿”,则飞鸟渐去,正是“鸿渐”本意,茶圣陆羽即字鸿渐,钱钟书为《围城》的主人公所取的名字也叫鸿渐,不知是否有关?我不知道。

    我只知道,重林的文字漂亮且不说,他在研究“茶的秘密”中发现的很多东西,早已经让我心驰神往,例如陆羽的茶学思想往往得之于道家,宋以前人认为喝茶不宜于花前而明人以花前饮茶为雅事,明代茶书最多但清代绝少,等等等等,平时喝茶不喝茶的人,只要对中国的历史文化感兴趣,或者,至少,对自己的习惯、个性、观念感兴趣,都很值得一读。

作者:凤兮   稿件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   
浏览 (2843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如意芳心茶业-www.ruyitea.com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全站搜索
脚注信息
Copyright (C) 2009-2010 All Rights Reserved. 如意芳心茶业 版权所有   
服务时间: 周一至周五 09:30 — 18:00 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: 13489426677
联系地址:福建泉州市安溪县如意茶厂   邮政编码:362400  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